行业新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生物质发电高质量发展怎么干
时间: 2020-01-10   浏览:167   【加入收藏】  【字体:

       近一段时间,关于垃圾焚烧发电去补贴的传言“满天飞”。对此,业内人士分析,2020年是农林生物质发电决定命运的一年。

未来生物质发电怎么干、原有生物质发电项目如何应对产业转型升级、如何高质量发展……带着业界的诸多疑虑,我们来捋一捋未来发展模式的基本“有底”。

靠政策

       “扶持并发展农林生物质发电,是国家《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的战略目标,是改善环境质量,发展循环经济的重要任务。”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湖南启元律师事务所主任袁爱平提出了优化和完善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税收优惠政策的提案。

       在袁爱平看来,行业当前享受税收优惠政策是按《资源综合利用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和《资源综合利用产品和劳务增值税优惠目录》两个文件执行。从宏观上看,上述两个政策目录的行业涉及面很广,而农林生物质发电行业处于所有资源综合利用价值链的最末端,是生物质5种利用方式————“肥料化、饲料化、基料化、原料化、能源化”中前“四化”后不能再利用的部分,容易导致极大的政策违规风险;从微观上看,农林生物质发电厂投资成本高、投资强度大、回收周期长,企业燃料成本普遍超过经营保本的上限值0.5元/千瓦时。而补贴电价一般在项目投产两年后才开始结算,导致行业中几乎所有企业都在高负债经营,没有形成真正的良性循环。

为此,袁爱平建议,一是将农林生物质发电行业收集利用的农林废弃物品种全部纳入,并取消技术标准中对农林废弃物的比例要求;二是统一两个目录对农林废弃物品种的表述方式和内容。把农林废弃物作为免税农产品,让农民享受免税农产品的相关优惠政策,更大程度地调动他们收集农林废弃物的积极性。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完善农林生物质发电价格政策的通知》,明确对符合《公共基础设施项目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规定的项目,给予企业所得税“三免三减半”优惠;对企业研发费用实行所得税前加计扣除优惠,支持企业创新投入。

靠技术

       “当前,我国农林生物质能源产业发展还处在初期阶段。大力发展农林生物质能源,有利于将资源变废为宝,维护国家能源安全。”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在两会期间这样表示。

张建龙表示,国际上,农林生物质能源已经得到了广泛发展,成长为重要的替代能源。美国制定了能源农场发展计划,印度实施了绿色能源工程,瑞典生物质能源占全国能源消耗的1/4,并首个提出到2020年告别石油,利用纤维素生产的燃料乙醇全部替代石油。

“在我国各地的实践中,这项技术也已取得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成功实现产业化应用。”张建龙表示。

        但是推广利用这项技术,也面临不少问题和挑战。为了更好地推动我国农林生物质能源发展,张建龙建议,在全面摸清资源底数和项目建设情况的基础上,组织开展规划研究,编制农林生物质能源发展规划,指导农林生物质能源产业科学发展。加强科技支撑,用好有关科技专项、能源专项,组织开展农林生物质能源关键技术和装备深度研发,加快推广应用基本成熟的农林生物质能源技术等。

      “我局赞成您提出的发展农林生物质能源的提案。”针对张建龙委员的建议,记者在国家能源局的回复中获悉:下一步,财政部将会同相关部门落实好税收优惠政策,统筹研究完善相关政策。鼓励商业银行在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创新金融产品和业务模式,做好金融服务。关于鼓励培育以企业为主体的农林生物质能源高新技术产业。同时,国家能源局也在加快组织开展生物质供热供气标准制定工作,为工业化项目设计、建设、运营、燃料、服务等各个环节提供标准。加快推进生物天然气技术研发和检测认证体系建设,开展生物天然气监测平台体系建设,提高农林生物质能源专业化现代化发展水平,促进农林生物质能源可持续健康发展。

靠升级

    “尽管生物质发电产业长远发展应该逐步摆脱补贴、走向市场,但现阶段综合考虑行业属性、发展阶段以及环保压力等因素,扶持政策不宜作重大调整,而应坚持‘稳补贴、稳发展、稳预期’的总体思路,谨防政策转向过猛,伤害行业发展根基甚至影响环保攻坚战。”谈及生物质发电行业如何发展,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李晓鹏在去年两会期间这样说。

       李晓鹏认为,应对该行业给予合理补偿。“当前,该行业正处在技术提升、产业培育的关键期,爬坡过坎阶段还离不开政策支持。”他表示,目前,生物质发电行业还属于弱质产业,相较于风电、光伏,生物质发电民营企业多,盈利水平弱,抗风险能力差。他建议要在一段时间内保持相关政策的稳定性、连续性,继续支持行业高质量发展。

        在全国政协委员、山西晋商民营联合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昝宝石看来,未来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如果不想在可再生能源领域被边缘化,不能将未来全部寄托于国家财政对电价的补贴上。因此农林生物质发电的未来变革,既要回归固废环保的本质属性,更要在技术路线和燃料供给中进行产业升级,实现低成本建设、低成本运营。

       那么,生物质发电未来之路如何走、如何高质量发展?昝宝石表示,一是转变经营思路,把以供能为主的经营理念,转变为处理地方农林废弃物的处理固废环保属性上来。让生物质发电厂,成为协助地方政府解决农村林废弃物焚烧难题、增加农民收入、实现精准扶贫的有力抓手,成为地方政府推进新农村建设的刚需;二是改变技术路线,走生物质耦合燃煤发电模式。根据发改委2019年最新指导目录显示,生物质燃煤耦合项目被新增为鼓励目录,因此无论是存量和增量项目,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都要考虑混合燃料的经济性变化。

“对于存量项目来说,走生物质耦合燃煤路线,可以大大降低运营成本。而对于新增项目来说,投建的方向不是要建一个纯生物质电厂,而是将地方现有的、即将淘汰的燃煤电厂进行改造,这将大大降低,增量生物质发电项目的投建成本。”昝宝石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国家能源局下发通知 生物质能清洁供热将爆发